阿克蘇攝影網 阿克蘇攝影俱樂部歡迎您!
訂閱

文章

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軍和田紀念碑

時間:2018-11-15 13:45作者:阿克蘇攝影網 閱讀:5110 評論: 0藍夢文化來自: 阿克蘇數碼攝影網

內容簡介: 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軍和田紀念碑,坐落在兵團農十四師四十七團團部樓前廣場上,初建于1999年12月22日(原一野一兵團二軍五師十五團進軍和田50周年紀念日)。為紀念解放和田的老戰士,發揚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光榮傳統,特 ...

       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軍和田紀念碑,坐落在兵團農十四師四十七團團部樓前廣場上,初建于1999年12月22日(原一野一兵團二軍五師十五團進軍和田50周年紀念日)。為紀念解放和田的老戰士,發揚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光榮傳統,特立此碑,昭示后人。紀念碑的設計別具匠心并富有深刻含義:五角星下“1949.12.22”的時間標識,藝術化的“47 ”碑體造型。底下紅色造型為4,上面斜放為7,寓意四十七團。碑高7.19米寓意四十七團的前身為抗日戰爭時期的八路軍120師359旅719團。碑長15米,寓意四十七團的前身為解放戰爭時期的一野一兵團二軍五師十五團(為比例協調,實際上沒有15米)。碑底的臺階分兩部分,第一部分是兩階,第二部分是五階,即二軍五師,加上碑長15米,即一野一兵團二軍五師十五團。碑從不同方向看,也有不同的意義,從北向南看,像一把槍,從南向北看像犁地的犁子。碑文正面書寫著蒼勁的大字——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軍和田紀念碑。背面的碑文簡要地介紹了四十七團的光輝歷程:四十七團的前身是三五九旅的七一九團,進疆時是西北野戰軍第二軍第五師的主力十五團,是一支久經革命戰爭考驗,功勛卓著威名顯赫的英雄部隊。

       2013年紀念碑改建,主碑繼續以“47”為基本原型組合成梯臺狀,色彩搭配米色和紅色花崗石,穩重大氣。正面刻有“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軍和田紀念碑”字樣,背面刻有碑文,紀念碑底座寬度為7.19米(寓意四十七團的前身為抗日戰爭時期的八路軍一二0師三五九旅七一九團),高度為15米最低層二個臺階,上面五個,共七個臺階,(寓意四十七團的前身為解放戰爭時期的二軍五師十五團)。

       自紀念碑建成以來,來自全國不同地域、不同行業的近數十萬人前來參觀學習,為有效繼承、發揚和宣傳沙海老兵精神發揮了獨特而重要的作用。



       1949年9月25日,國民黨駐疆部隊和新疆省政府宣布脫離國民黨政府領導,和平起義。為加快新疆和平解放進程,中國人民解放軍十萬大軍在王震的帶領下,鐵流西進,由甘肅酒泉進軍新疆。從隴原大地到哈密、庫爾勒、阿克蘇,官兵們用腳板踏平了幾千里沙漠戈壁。

       王震在給二軍向新疆進軍的電令中,要求“……軍部率四、五師進駐喀什,五師以一個團進駐和田……把紅旗插在遙遠的帕米爾高原和昆侖山上。”三五九旅老部隊一分為三:七一七團改編的五師十三團大部北越天山進駐鞏留新源,參加剿匪平叛戰斗;七一八團改編的五師十四團駐阿克蘇(包括師部);七一九團改編的五師十五團橫穿塔克拉瑪干大沙漠,解放和田防區。

       1949年12月5日至22日,正是寒冬時節,沙漠里的氣溫已是零下二三十攝氏度。由三五九旅七一九團改編的人民解放軍第一兵團第一野一兵團二軍五師十五團1803名官兵,在到達南疆重鎮阿克蘇的當天又接到命令,迅速向和田進發。原來是以十五團蔣玉和團長和政治處主任劉月帶領80余人先遣隊已于12日到達和田,在極其復雜、險惡的環境里,同敵人展開了面對面的尖銳斗爭。蔣團長小分隊一到和田,就處于以偽專員安筱(xiao)山、副專員王肇智(經查是國民黨軍統特務)、前任專員郝登榜為首的一小摧反動勢力重重包圍之中。在美國間諜馬克南的指使下,盡管國民黨反革命頭子整編新二師師長葉成、整編騎一師師長馬呈祥和“泛土耳其主義”分子穆罕默德·伊敏經南疆逃往國外,但暗地里卻勾結當地的大封建莊園主、武裝匪徒、披著宗教外衣的反革命分子,妄圖發動叛變、血洗和田,反動分子憑恃此地山高路遠、毗(pi)鄰國外,試圖成立“大伊斯蘭共和國”,把和田從祖國版圖上分割出去。反動分子陽奉陰違,見解放軍人數不多,表面上“響應”起義,背地里卻勾結當地的地痞流氓,悄悄地制造3000根大頭棒,又拉攏各縣的偽公安隊,令其配合行動。一個名叫米吉的警察局長已準備將庫存的武器下發……一切準備完畢后,這伙人面獸心的家伙便耍花招,假借“招待”、“慰問”之名,邀請解放軍14日晚上去“看戲”,卻在戲院內暗藏兵丁,試圖將小分隊一網打盡。可憎至極!南疆告急!和田告急!情況十分危急。王震命令十五團火速進軍和田。

       從阿克蘇到和田有兩條大路:一條是沿公路經喀什、莎車到和田;另一條是過巴楚順葉爾羌河到莎車,再轉走和田。但要繞一個很大的馬蹄形,路途都在1000公里以上,行軍至少需要一個月時間。而如果部隊取捷徑,從阿瓦提縣沿著和田河,橫穿塔克拉瑪干大沙漠,就可以減少三分之一路程,節省十幾天時間。為搶時間,團部決定沿和田河古河道橫穿塔克拉瑪干大沙漠直插和田,在對方動手之前打他個措手不及!

       部隊立即開始了行軍準備,阿克蘇各族人民在短短的幾天內,為部隊準備了數萬斤大米、白面、干糧和馬料,籌集數萬斤柴火,100多頂帳篷,300多峰駱駝和200多匹騾馬、毛驢,沿途設立18個食宿站,歡送子弟兵西進。另外還有向導“老沙漠”阿不都拉等50多名少數民族老獵人和商販自愿給部隊牽馬拉駱駝。各族人民的熱情支援和鼓勵,激勵了廣大指戰員橫穿塔里木的雄心壯志。接著,團、營、連層層傳達,層層動員,全團指戰員紛紛訂計劃,表決心,互相開展革命競賽,動員工作達到高潮。

       塔克拉瑪干沙漠在塔里木盆地中央,東西長約1000多公里,南北寬約400多公里,面積達33萬平方公里,相當于3個浙江省。平均年降水不超過100毫米,最低只有四五毫米;而平均蒸發量高達2500—3400毫米。在世界最著名的流動沙漠中,僅次于非洲的撒哈拉沙漠。

       時值隆冬季節,河道是一條干枯了的溝,全團官兵身負重荷,每挺進一步都要同風沙、干渴、寒冷搏斗。在行軍中戰士全副武裝,每個戰士都身背著背包、1條步槍、1把刺刀、50發子彈、4顆手榴彈、1把圓鍬、一只水壺和三天干糧,再加上一捆柴,還有老百姓送的馕。

       背負著這么沉重的東西,在漫無邊際的沙窩里行走,戰士們都爭先承擔困難,爭扛最重的東西。四連戰士李慧敏,腳上打了4個血泡,一直“保密”不告訴別人,幫助體弱的同志扛槍、背背包。七連戰士李春貴腳上打了11個泡,仍堅持把一挺機槍扛到和田,別人想辦法也奪不走他扛的機槍。一次,他腿上纏得繃帶開了,旁邊的同志認為奪槍扛的機會來了,說:“這次看你把槍往哪里放?”他笑著把槍往褲襠里一塞,夾得十分牢固。打好繃帶,他又繼續扛起機槍快步前進了。

       勝利永遠鐘愛于具有樂觀主義精神的人民解放軍。行軍是艱苦的,但苦中也有樂。一望無際的瀚海之中,幾千人馬像一條前不見首后不見尾的巨龍,十分威武壯觀。早晨,迎來大漠里的朝霞;傍晚,送走瀚海中的晚霞,有時還能欣賞到海市蜃樓的奇觀妙景,那真是別有情趣。干部戰士在行軍路上,說快板,講故事,歡聲笑語,歌聲不斷;到了宿營地,不顧疲倦,圍著篝火,拉歌比賽,士氣高昂。從遠處望去,整個營地,炊煙四起,篝火熊熊,營帳相連,人歡馬嘯,嘹亮的軍號之聲劃破了寂靜的夜空,使沉睡千年的大漠戈壁顯得非常美!

       12月5日,全團1803人進了沙漠,走到第9天,帶的水全用完了。指戰員個個嘴唇干裂,渴得連笑也不敢張嘴。一些戰士嘴干得裂了許多口子,稍一用力就血流滿嘴。大家連這點血也要用舌頭舔回去,咽下去潤潤渴的冒煙的嗓子。許多同志暈倒了。上級命令殺掉駱駝和戰馬,飲血止渴!駱駝、馬和毛驢都是沿途老鄉遭受國民黨軍隊迫害被解放軍解救后支援部隊的,是輜重部隊的主力,主要用來馱重機槍和炮。舍不得,大家抱著馬脖子哭。動物尿,甚至自己的尿,都接過來喝。什么苦水,咸水,臭水,在同志們的眼中猶如王母娘娘蟠桃盛會上的“瓊漿玉液”。只要見到長草處,或遇到干水坑,同志們都要趴下身子,挖半天,直到一星點指望都沒有了才離開。

       在行軍途中,騎兵獨立團團長兼政委劉克明拿出了自己剩下的僅有的一壺水,給這一個連的戰士做戰前動員——命令他們先行到達和田鎮壓反革命暴亂。劉團長讓大家每人喝上一口,然后出發。當時那種口渴程度一個戰士把那一壺水喝完都不會解渴。就這樣,那一壺水從第一個戰士傳到第二個戰士,第三個戰士……。當時一個連有100多人,傳到連長手里那壺水根本就沒有動,是滿滿的。劉團長命令第二次傳,再喝。嘩!嘩!嘩!嘩!又傳了一遍還是那壺水,還是滿滿的。

       遇到沙塵暴,風沙打得人睜不開眼睛,站不穩腳,指戰員們一個個仿佛剛從沙堆里鉆出來的,臉上、鼻子內外、耳朵內外、風鏡上、身上、武器上……都被細細的沙子包裹,猶如一座座沙雕。幸好在部隊挺進沙漠之前做了充分的準備工作,除了武器裝備和飲食配給,給每人配發了風鏡等個人用品。一路急行軍,指戰員們相互幫助、相互鼓勵,終于到12月22日,歷時15天的時間,走了1585里,遭遇了數不盡的“海市蜃樓”,負重徒步穿越了“死亡之海”,走進了和田城,創造了史無前例的人間奇跡。看到突然出現的部隊,老百姓沸騰了,紛紛涌上街頭歡迎,說是“神兵天降”。敵人沒料到解放軍這么快就來了,嚇的亂跑,繳槍投降。時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野戰軍司令員彭德懷、政委習仲勛當天在致十五團的嘉勉電中說:“你們進駐和田,冒天寒地凍、荒漠原野、風餐露宿,創造了史無前例的進軍紀錄,特向我艱苦奮斗勝利進軍的光榮戰士致敬!”這份電報不僅是給十五團1803名指戰員的最高獎勵,更是對新疆各族人民大力支援十五團橫穿塔克拉瑪干大沙漠的真誠感謝和贊揚!

        “和田百姓苦,一天半斤土。白天吃不夠,晚上還要補。”解放初期的和田地處偏僻,交通閉塞,民生凋弊,三面沙漠,生態惡化。部隊進駐和田后,及時抽調干部深入地方接管各縣舊政權,宣傳黨和人民軍隊的宗旨,為建立新的人民政權做了大量的群眾思想政治工作,并建立各級政權機構,領導各族人民進行了減租反霸、鎮壓反革命,開展土地改革運動,鞏固新生的人民政權。

       領袖毛主席為之振奮不已,次年國慶時欣然命筆,將進軍南疆一事入詞:“一唱雄鷄天下白,萬方樂奏有于闐,詩人興會更無前。”

       1960年3月21日,王震在阿拉爾寫下一首詩:“生在井岡山,長在南泥灣,轉戰數萬里,屯墾在天山。”這首詩既是對兵團這支特殊部隊光輝歷程的寫照,更是對部隊精神體系的傳承與發展的小結。

       60多年年來,沙海老兵們像沙漠中的胡楊,深深扎根在和田這塊貧脊而又充滿希望的土地上,用生命書寫了一部艱苦創業、無私奉獻的軍墾詩篇。


雞蛋
(0票)

鮮花
(0票)

握手
(0票)

雷人
(0票)

路過
(0票)
上一篇:新疆喀什葉城縣錫提亞謎城下一篇:阿克蘇市鳳泉公園(多浪河三期公園)

發表評論

  • 濕地公園隨拍
  • 胡楊精靈
  • 帕米爾高原的女人們
  • 來自顏色的靈感
  • Kenji Toma:香水廣告
  • 庫車大龍池瀑布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